无标题文档
北京同志基地 天津同志基地 河北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内蒙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江苏同志基地 浙江同志基地
安徽同志基地 江西同志基地 广东同志基地 海南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湖北同志基地 河南同志基地 辽宁同志基地
四川同志基地 云南同志基地 贵州同志基地 广西同志基地 福建同志基地 吉林同志基地 山东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湖南同志基地 上海同志基地 重庆同志基地 广州同志基地 山西同志基地 一同资讯基地 广州同志新闻 广州同志基地

武汉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无标题文档
华北基地 华东基地 华南基地 华中基地 东北基地 西南基地 西北基地
北京 天津 河北 上海 江苏 浙江 福建 广州   海南 湖北 湖南 辽宁   吉林 重庆 四川 云南 山西   甘肃 宁夏
山西   内蒙古 山东 安徽 江西 台湾 广东 香港 深圳 河南 郑州 黑龙江   沈阳 贵州 广西 西藏 青海   新疆  
武汉同志 门户 文学 武汉同志会所 查看内容

我的同志爱人父亲眼里的房客

2016-4-19 08:2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07| 评论: 0

摘要: 广州新白云机场,宽大的侯机楼里人头涌动。近三百名早起的旅客聚集在前往北京的115号登记口,搭乘八点航班的旅客再有十几分钟就要登机了。龚晨枫掏出手机,拨通家里电话,电话铃响了几声没有人接,他说,“我爸腿脚 ...
广州同志会所

广州新白云机场,宽大的侯机楼里人头涌动。

近三百名早起的旅客聚集在前往北京的115号登记口,搭乘八点航班的旅客再有十几分钟就要登机了。

龚晨枫掏出手机,拨通家里电话,电话铃响了几声没有人接,他说,“我爸腿脚不方便,接电话很慢的,不怕,他会打过来。”

过了两分钟,手机叮呤呤地响起来,龚晨枫对着电话说,“老爸,你吃饭了没有?噢,阿俊帮你做的早饭啊!中午呢?……中午饭他也帮你做好啦!好的,我马上就要登机了,你在家小心点……”挂了电话,龚晨枫兴奋的对身边同行朋友说,阿俊是个不错的小伙子,“他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嘴上不饶人,但心可好了。我找对人了!”

龚晨枫,瘦高个,娃娃脸,戴着眼睛,看上去斯斯文文,虽然已是一家三甲医院的主治医师,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一名在校大学生。

阿俊是龚晨枫的同性恋伴侣,俩人已一起生活了两年多。而在龚晨枫的父亲看来,阿俊是儿子的好哥们,是租住在家里的房客。

龚晨枫家

四月四号的下午,广州灰霾天气,在广州大道北梅花园附近的一幢高层建筑里,龚晨枫家住着近130平米的三房一厅。

龚晨枫的父亲正在阳台上锻炼身体,他坐在椅子上,一只手紧紧拽着根绳子,绳子的另一端挂着两个装满自来水的桶,阳台顶部装了一个滑轮,他缓慢的松掉绳子,桶慢慢地降下去,然后再用力拉起,两个桶跟着被吊起来,每拉几下,老人就停下来休息一会,喘口气。这是他独创的锻炼工具。

退体前,老龚是一所大学的教授,海水养殖方面的专家。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曾获美国一所大学邀请,在夏威夷做了两年的访问学者。几年前因为中风,现在半个身子不方便,出行都需要借助轮椅。“左手总是僵硬,晚上睡觉都容易发麻,医生叫多锻炼。”平时除了在家拽绳子锻炼之外,老龚每天早上都要去楼下的乐购超市买菜,增加活动量。下午的时候他喜欢上会网,给国外的亲戚写信,或者评点时事,他还开了博客,名字就叫《老龚》,“以后要把观点都写到博客上。”老龚对键盘不熟,打字很慢,只能用右手的食指慢慢敲打,儿子龚晨枫戏称“老爸会一指禅功”。打字慢并不影响他在论坛里跟贴留言的兴致,时下广受关注的“许霆案”,老龚就非常关注,“有些大骗子骗走几千万、甚至几个亿都只判几年徒刑,许霆只是犯了每个人都会有的贪欲,拿走17万就被判重刊,实在太荒唐了。”老龚语带不平的说。

龚晨枫在客厅里忙着招呼客人,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家里有些零乱,保姆刚到,还来不及收拾。”保姆在厨房里忙着剁饺子馅,家里晚上包饺子,准备请几个住在附近的同志朋友来吃饭。客人进来,也没有吸引她的注意力。

才下午五点,室外越来越暗,龚晨枫走到阳台上,对他爸爸说,“这种灰霾天气不适合锻炼,老爸你别练了,对呼吸道很不好。”老龚拽了拽手里的绳子,艰难的挪动身体,想要站起来,椅子有些不稳。他指了指椅子说,“有个轮子坏了。”

“是啊,老爸,新椅子都被你搞坏了,因为你太重了。”龚晨枫检查了椅子的后背,那里也有些磨损,他对父亲说是椅背碰到了水桶磨的,下次要换个椅子练。老龚说不是,“是碰到了铝合金门磨的,”龚晨枫说门磨的不会是那种颜色,“你不懂,碰到水桶一百回也磨不坏,不信你试试。”老龚很不服气的说。老人看上去有些倔强,龚晨枫对客人挤了挤眼睛,小声的说,“我老爸有时就像小孩子。”

快六点的时候,阿俊推着自行车回来。龚晨枫迎上去,说,“快点吧,我们就等着你回来开饭了。”

###NextPage###

租房的名义同居

两年前,龚晨枫陪妈妈去阿俊工作的那家医院检查身体,刚好是阿俊帮做的检查,“可细心了,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龚晨枫说,阿俊也说跟龚晨枫很有缘,“我见他第一眼,就感觉这人好像在哪见过,挺不错的”。那时候龚晨枫还没有男友,他在广州本地的一家同志网站上留了交友信息,没过俩天有人加了他的QQ,视频聊天时,龚晨枫发现,这个人就是那天给母亲看病的医生,说出来后,俩人都大呼“缘分”,还互留了电话号码,交往从线上走入线下,俩人的感情以惊人的速度增长,经过一段时间了解,他们发现俩人性格互补,“特别聊得来,”决定共同生活。

去年十一前,龚晨枫的父母居住在湛江,一般不来广州,龚晨枫和阿俊小俩口过得逍遥自在。十月一之后,老龚搬来广州陪儿子常住,原来的“夫夫生活”突然加进一个人,阿俊感觉不便,“两个陌生男人住一起不知道怎么跟他老爸解释,”阿俊搬回医院的单身宿舍住了。

两个相爱的人近在咫尺却又不能住在一起,想要亲热都要去宾馆开房,那段时间龚晨枫觉得很压抑,一直想出柜,“说出来就不用再东躲西藏了。”他甚至找人把同性恋方面的资料发到父亲的信箱,想让他爸爸产生怀疑,主动来质问他,“不过,老爸当成垃圾邮件看都没看,也没问我,害得我白紧张了两天。”

有天晚上,龚晨枫的父亲又催他结婚,说年龄不小了,有合适的女孩要抓紧,龚晨枫“觉得很烦,突然就受不了了,”冲动之下,当晚就写了封长信给俩个姐姐,出柜了!很快收到了姐姐们的回信,大姐说,“亲爱的弟弟,我很理解你,不过我真没想到你是同志。”,二姐说,“那是你的事,你自己看着办。”出柜并没有遇到想像中的巨大阻力,龚晨枫觉得很受鼓舞,他计划找个合适机会向父亲出柜,“天天撒谎太累了。”但男友阿俊坚决不同意他出柜,“何必要说出来让老人伤心呢?要是他接受不了加重病情怎么办?”

老龚是个明事理的老人,“见过各种大世面,”龚晨枫说“我相信老爸会尊重我的生活”,再说,不出柜俩人怎么住在一起呢?经常在外开房,又花钱,也缺少归属感,好像一对野鸳鸯。俩人商量后,阿俊决定以租房的名义又从医院宿舍搬回了龚晨枫家。

那天,阿俊买了张床,找人搬上楼,老龚悄悄问儿子,“他这是干什么?”龚晨枫说,阿俊要租我们家那间房,“家里人多热闹一点。”老龚没再说什么。

吃晚饭的时候,阿俊拿出700块钱,当着老龚的面,像演戏一样递给龚晨枫,“枫,这些是这个月的房租500,还有200是伙食费。”阿俊每次提起来都忍不住笑,其实,“那些钱是我们联名买的一套房子的每月按揭,骗他老爸说是交房租。”

在家里,阿俊很会哄老人开心,帮老人削水果,带老人去逛街。同志朋友们聚会的时候,龚晨枫赞扬说,“阿俊在家是个好媳妇,”阿俊笑着打龚晨枫,“是好女婿吧!”

和谐共处

家里的三个房间,一进门那间是主人房,里面带卫生间,龚晨枫的爸爸住。靠东面的两间房外面有阳台可以互通,龚晨枫和阿俊各住一间。老龚晚上睡的早,等他睡下,龚晨枫和阿俊各自把房门关上,其中一个从阳台上走过去,俩人睡一张床。大多数时候相安无事。但也有紧急情况出现,周末两人想多睡一会,老人起得早,有时隔着门问点事,其中一个就飞快的从床上爬起来,穿过外面的阳台偷偷回到另一个房间去再回答问话。

有时工作日,龚晨枫和阿俊先起来,本来另一个床没人睡过,也故意把被子弄的很凌乱,好像睡了人还没有叠好,“给老爸看。”

有一回,老龚说要换个房间睡,要龚晨枫去睡主人房,他要去睡靠阳台的房间,龚晨枫一听,警觉的问为什么?老龚说睡靠阳台的房间晚上可以拉拉绳子锻炼身体。龚晨枫说那样不好,晚上锻炼会吵着楼下的邻居,“好不容易才打消掉老爸的念头,”龚晨枫以为父亲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事后想起来,还有些紧张。

让龚晨枫担心的事,随后几天又发生了一次,老龚在家上网,看到了同性情色网站的浏览记录,他发信息给龚晨枫,问,“是谁在电脑里看了那些不堪入目的东西?”,龚晨枫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求助阿俊,最后达成统一口径,“电脑病毒,上网时自动跳出来的,”老龚没再追问,最终涉险过关。

业余时间,龚晨枫在广州一同性恋组织做志愿者,周日常常要去接听同性恋咨询热线,龚晨枫跟父亲说是去跟女朋友约会,老龚总会问,“阿俊要跟你一起去吗?”

龚晨枫猜测父亲已经知道了他跟阿俊的关系,“老爸什么世面没见过?可聪明了。”阿俊说不可能知道,“老一辈人没有这个(同性恋)概念。”

晚饭时间,是这三个男人聚在一起聊得最多的时候,两个年青人喜欢拌嘴,阿俊批评龚晨枫像个小孩子,手机买4000多的,冰箱买5000多的,“枫,你一点也不知道节省,”阿俊说完扭过头,不忘拉拢龚晨枫的爸爸,“龚教授你说是吧?老龚笑笑,帮着阿俊批评龚晨枫太奢侈。”在家里他跟我爸是一派的。“龚晨枫说。有时看到俩个人斗嘴,老人在旁边偷偷的笑,直到俩人争得面红耳赤要吵起来了,老龚才会出面打圆场,”好啦好啦,都少讲两句。“

大多数时候,阿俊称龚晨枫的爸爸为“龚教授”,但也有太入戏的时候,看到桌上还剩几个水饺,他会说,“还有几个水饺,老爸你吃完吧。”语调、表情都很自然,绝没有做作。再看老龚满脸笑容,并没有丝毫惊讶。

“阿俊比我更像这个家庭的主人,一点也看不出租客的样子。”龚晨枫说,“我老爸肯定早看出来了。”

形式婚姻问题

婚姻是大龄青年们逃避不掉的话题,也是很多同性恋者最头疼的事,单位里同事总关心,不停的要帮龚晨枫介绍女友,在家里父亲也会催。为了减少来自催婚的压力,俩人在互联网上发了贴子,要征一对拉拉合作结婚,“去年交往了一对,其中一个女孩的父母觉得我跟他们女儿不合适,最后不了了之,”龚晨枫说,“同志找拉拉组成形式婚姻,这几年在同性恋群体里很流行,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至少没有欺骗对方。”

不久前他们又在网上征来一对,这一次,阿俊说,“枫,你先挑,希望这次能成功。” 四个人交往了一段时间,都觉得很理想。龚晨枫还把拉拉带回来给父亲看。有几个周末,俩个女孩还来龚晨枫家做饭吃,老龚对拉拉儿媳的表现很满意。“每回拉拉来家,老爸都很高兴。”老人曾当着两个拉拉的面说,龚晨枫跟阿俊是一对无话不说的好哥们。四个年青人听后,偷偷的笑。拉拉上门的当晚,老龚就激动的打电话给远在湛江的老伴报喜,还叫老伴也搬到广州居住,“我妈并不是特别惊喜,她是知识女性,很独立的一个人,老了都不喜欢麻烦别人,这么多年也没催过我结婚。”

合作婚姻是演戏,需要背很多台词,特别是遇到家长盘问的时候,四个人都担心说漏嘴,所以,每周末定期进行信息交流是必要的,“不能出错,一出错就穿帮了。”俩个拉拉女友很谨慎,叫龚晨枫和阿俊少去参加同志社区活动,龚晨枫的拉拉女友父亲是刑警,她曾不无担心的说,“要是被父亲查到我们在骗他,准会一枪毙了我。”

今年春节,龚晨枫带着拉拉女友走亲戚,两个姐姐都知道这女孩是征回来安慰老爸的,没有说什么,在父亲面前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她们还不忘提醒龚晨枫,“性倾向的事先不要告诉老爸。”

阿俊的拉拉女友家在广州,全家人都对阿俊很满意,春节阿俊去拜年,女孩的七大姑八大姨封了很多利市,回来后,阿俊都退给了那个女孩。“我们提前讲好了,收到的红包都退给对方。”

阿俊也把拉拉女友带回了家,“让父母见见,省得老催我拍拖。”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饭时,阿俊的妈妈把他拉到一边,严肃的说,“这个女孩我不满意,我不同意你找她做女友。”阿俊说自己很满意,以后年龄大了怕找不到合适的了,“到时我没结婚,你可不要再催我。”阿俊话里有话。他妈妈性格倔,“三十岁没结婚我都不催你,有她没我,有我没她。”撂下一句话走了,弄得阿俊骑虎难下。

阿俊的妈妈极力反对,第二次合作婚姻又没有成功,四个人的合作婚姻,但至少要涉及到12个人,各自的父母,还有当事人自己,任何一方出点问题都将走向解体。

互相“打太极”

龚晨枫说自己早晚要出柜,“我不想这样对我爸爸撒谎,纸是包不住火的。”龚晨枫希望自己的感情能曝露在阳光下,“这样活得轻松自如。”阿俊依然持反对意见,他觉得维持现状也挺好的,“如果说出来了你爸爸不理解,我们相处反而会很尴尬。”甚至会把好不容易争取到的空间也失去。

“不要一口一个‘你爸’,要说咱爸。”龚晨枫笑着纠正阿俊。

阿俊说他看到很多同志出柜,都遭遇到家人的反对,有些父母甚至以死相逼,想把自己的孩子拉回“正常”,还有些加大力度催婚,以为“找个女人结婚就好了”,“如果出柜的结果是这样,还不如拖一天算一天。”

龚晨枫坚持认为,撒谎很累,撒谎让自己拉远了跟父亲之间的情感距离。

清明节放假,龚晨枫说要带父亲去外面玩,老龚临时决定不去了,“我要在家写博客”,他问儿子要那个常来家坐客的年青朋友阿强的电话和博客地址,想跟阿强交流一下写博客的事,阿强的博客主要写同性恋方面的内容,龚晨枫一时语塞,不想告诉父亲又不知道如何回答,阿俊反应快。“噢,阿强的博客因为发表不实的言论,被封了,地址好长的,什么……。com.cn,一大串,我都记不住。”

四月十二日早上,龚晨枫跟阿俊还在睡觉,老龚起得早,推开虚掩的房门,想跟儿子讲话,他看见阿俊也躺在儿子的床上,俩人靠在一起睡得很香甜。他们被老龚的说话声吵醒,顿时不知所措,到是老龚表情依旧慈祥,并没有多说什么。起床后,阿俊主动去跟老龚解释说晚上太热,龚晨枫的房间有空调,所以才会睡在一起。

吃早餐时,老龚话里有话的对儿子说:“我不傻,你才傻,你以为我不知道啊……”

龚晨枫看着父亲,紧张的说不出话。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这个男人的性爱周记
“烦躁?什么烦躁?”朋友说。记下了一个在旅行社上班的朋友的周记:星期一到五:每天
每一次相爱都从419开始
朋友在GAY吧叫我出去玩,又是用帅哥很多来引诱我。可是真的很晚了,帅哥估计都走的差
妈妈让我不要搞同性恋
题目是昨天晚上梦中的情节。她是微笑着对我说不要搞同性恋的。我的父母几年前就知道我
尴尬的性生活
复婚吧,复婚。无论梦里醒时,总有无数声音,在我耳边不停盘旋。而我,苦笑、无言,沉
陷阱
那年我22岁。即将大学毕业。在一所三流大学里读本科,专业是电子信息。很热门的专业。
断背山在中国:春天不回来
这是我曾连载完毕的一篇低调的同志小说,荣幸获得过某门户网站读书频道首页封面推荐,
我的同志爱人父亲眼里的房客
广州新白云机场,宽大的侯机楼里人头涌动。近三百名早起的旅客聚集在前往北京的115号
爸爸,真想对你说我是gay
午夜梦回,翻来覆去,思前想后,脑子里就总想着要为爸爸写点什么。我来自农村,爸爸是
闷骚型男人闷在外表骚在内心
有人说梁朝伟是典型的闷骚男肥仔有时像温吞水一样,一句话也没有,用我老家的方言打比
18岁同志流浪到远方
1米6的身高,90斤的体重,说话高声大嗓,声音好像不是从他那瘦小的身体里发出来的,笑
用身体换取爱有何不可?
小王说他最近很烦恼,因为在圈子里他已经被看成了“MB”,我问他自己是怎么看的,他说
当男孩爱上已婚男人
喧闹的城市终于渐渐地恢复了宁静,我知道这不久以后即将迎来她的明天。对于繁华的广州
睡在我旁边的陌生人
我把咖啡当成水一样来喝。抬头,发现窗外夜空同我一样寂寞。已经习惯如此,在某个夜晚
跟踪来的男朋友
1"筱时,你快点啦!"一个长发的漂亮女孩在前方喊着。"你别催了,古甜。"一个
一个直男对Gay的忏悔
他是一个MB。一个很帅气很漂亮的,文化程度不低的MB。我是一个小混混。一个装模做样自
没有恋人 同志应学会享受孤独
昨晚一个人躺在床上,辗转翻侧怎么也睡不着。男朋友走了,没有留下一丝话语,就那样默
同志浴池里的寂寞人生
1,是嫖客,也是婊子第一次去那里,也不知道是怎么样的鬼使神差。匆匆换了鞋子,携了
妈妈问我是不是同性恋
“五一”休息了三天,回到家当天的那个晚上,妈妈问了我一个极其唐突的问题:“你是不
出柜后也烦恼
没出柜时,生活遮遮掩掩的有烦恼,出柜了也有烦恼呢!昨天,我小区一个邻居叫我陪他去
男性友情
我是独生子。直到我14岁,我妈才认了一个干女儿。算是我的姐姐。漫长的岁月里,我体验
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 江苏同志 网站建设 一同资讯 中国交友 广州资讯 香港1069 一同精讯 贵阳男孩 同志010 长沙同志
昆明同志 重庆同志 云南同志 熊同1069 百度同志 重庆同志 武汉同志 上海同志 上海同志 广州同志 021上海
北京同志 深圳同志 中国同志 四川同志 浙江同志 广同同志 辽宁同志 广州同志 网站建设 江苏1069 广州同志
香港同志 长沙同志 厦门同志 重庆同志 淘宝购物 杭州同志 深圳资讯 广东同志 长沙同志 熊同志网 百度同志
广东同志 北京同志 山西男孩 广州同志 郑州同志 熊同会所 四川同志 武汉同志 成都同志 上海1069 重庆男孩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湖南同志|武汉同志|江苏同志|上海同志|广东同志|香港同志|广州同志|武汉同志会所.  

GMT+8, 2019-10-18 03:11 , Processed in 0.084064 second(s), 25 queries .

最大最全武汉同志!

© 2014-2015 武汉同志网.

返回顶部